出身贫寒的我从小受人侮辱,是她把我变成了一个铁血真汉子!

2018-04-27 逐浪小说 原创
下载阅读神器,查看更多故事
下载阅读神器,查看更多故事

王猛暴力,但他正义,仁善,为朋友可以赴汤蹈火,两肋插刀,因此,他也交下了不少知心朋友,也得到了不少朦胧少女的倾心。

在校园里,王猛很威风,很耀眼,他的身边总是围绕着不少男生女生,风光无限。

王猛知道养父不易,虽然经常打架斗殴,但学习非常努力,为了节省学费,他接连以优异的成绩跳级。

十七岁那年,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华夏第一学府---华清大学。

王猛的优异成绩和年龄,震惊全省,被誉为天才少年。

然而,就在接到录取通知书的当天,王猛却主动退学了。

因为他看到从来不求人、连政府救济都不要的养父,为了给他筹钱上学,跪在曾经是仇人的镇长面前,只希望能得到一张特困证明,也好免去学杂费。

镇长不但拒绝,还脏话连篇大骂养父,最后还一脚把养父踹翻在地......

王猛不知道养父为何不还手。虽然养父废了,但对付普通人,依然轻而易举。

王猛一怒之下,打残了那个可恶的镇长。之后却迫于形势,在养父的帮助下逃之夭夭。

也因此,王猛自小就立志上大学,出人头地,报答养父养育之恩的梦想,也成了泡影。

王猛从没出过远门,没地方可去,为了生存,逐渐坠入黑道,也在黑道逐渐有了名气。

混黑不单单是为了打打杀杀,而是为了钱,为了钱,才打打杀杀!

王猛有钱了,经常给养父汇去。

王猛知道养父的脾气,不敢说实话,便撒谎说自己在外面找到了工作。

养父很高兴,虽然儿子没能继续读书,让他很失望很痛心,但调皮的儿子终于稳定下来了,也不用吃苦了,老人很欣慰。

只是,后来养父知道了王猛在混黑,大骂了他一顿之后,强硬地与他断绝了父子关系,从此不再接受他的任何资助。

那时,王猛痛哭过,他也想了很多......

王猛想走出黑暗,重新走进光明,只是上山容易,下山难!

王猛在一次黑道血拼中,砍死了一个很有声望的黑道老大,之后被追杀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最后在兄弟们的帮助下逃到了国外......

凭借一身武功和智慧,王猛加入了某国佣兵组织,从此过上了刀口舔血的生活。

二十岁那年,王猛在执行一次佣兵任务中,偶然在丛林内发现了一名奄奄一息的华夏军人......

见到祖国亲人,王猛无比激动,施以援手,救活了军人。

王猛没想到的是这位军人竟然是华夏暴风特种部队一大队大队长风暴。

原来,风暴带队执行反恐任务,不知为何消息走漏,中了恐怖分子的埋伏。为掩护战友突围,风暴带领几名战士成功引开了敌人,但几名战士全部牺牲,风暴也身负重伤,昏迷过去......

风暴感恩于王猛,又见王猛武功高强,心起爱才之意。

后来,在风暴的帮助下,王猛彻底洗白,离开佣兵团,参军入伍,直接破例进入了暴风特种部队。

风暴就是王猛当时的教官和队长。

只是,王猛义气太重,因为那次被同盟军摆了一道,致使队长风暴和战友牺牲,暴怒的王猛忘记了自己还是一名军人......

最终,他被送上了军事法庭,被判入狱.....

而他的养父,在他还在国外征战时,去世了。他连见养父最后一面,当面忏悔的机会都没有...

想起过去的时光,王猛有幸福有欢乐,也有无尽的后悔和伤悲。

“机场到了!”正在回忆的王猛被风神叫醒。

“不用送了,再见!”王猛擦去脸上的泪水,就要下车。

“等等!”风神突然叫住王猛。

“你现在兜比脸都干净,你连给咱爹上坟的纸钱都买不起。不烧纸就去上坟,你这是大不孝。再说,你即使能找到工作,也不是马上就能拿到工资,你怎么生活?喝西北风?这是五万块,你先拿去用,记得挣钱了还我!”风神将一个早就准备好的手提包扔给王猛。他知道王猛的性子,要说是给,这货绝对不会要。

“谢谢!等我找到工作,第一时间还你!”王猛犹豫了一下,但还是接了过来。

此时,他确实身无分文,虽然有转业费,但要等到明年八月份才能提出来,他也没想要那笔不菲的转业费,已经请求部队直接把转业费捐给了死去的战友家属。

风神点点头:“你虽然转业了,但按照部队特种规定,你的档案关系依旧是绝密档案,会永远留在部队。部队已经和地方某些部门打过招呼,他们会对你进行特别关注,给予你适当的照顾,你有困难可以去找他们,这是他们的联系方式。你要是回北海,有困难可以去找北海市市委书记杨松林,他是我的战友.......”

“谢谢老大!”王猛心里暖暖的。

“首长让我转达你:无论什时候,无论遇到什么事情,你都不要忘了你是一名军人!还有,五大军区司令也让我转达你:有事你说话!”风神凝视着手下爱将,十分不舍。

“替我谢谢他们!我不会忘记我是军人,但,我也不会忘了我是暴王!”王猛一语双关地说道。

风神一蹙眉。

“你得改改你的性子,不要惹是生非,遇事要三思而后行。如果你闹得太大,部队也保不了你!”风神看着王猛又叮嘱道。

他能帮助的也只有这些了。在他的印象里,王猛这货就是个暴力分子,是个大凶,要是把他的档案关系扔到地方,万一这货惹出大麻烦,谁还能保住这货?

“谢谢!我尽量!”王猛哽咽着道谢,他岂能不明白风神的意思?

王猛毅然擦干眼泪,打开车门跳下军车。

“敬礼!”王猛大吼,站在原地敬礼!

风神没有下车,启动汽车,绝尘而去。

车里,风神泪流满面......

王猛望着绝尘而去的军车,眼泪又扑簌簌流下。

王猛的异样行为引起了不少过往旅客的注意。

一对打扮时尚的漂亮姐妹花走了过来。

姐姐二十多岁,容貌端庄秀丽,气质非凡。

姐姐身高在一米七五以上,白色的衬衫,黑色的短裙,衬托出阿娜多姿的身材,露在外面的肤光胜雪。女人脚蹬一双白色的高跟凉鞋,脚趾甲上涂着淡淡的色彩,就像她一脸淡漠的神采。她的双目犹似一泓清水,眉目间隐然有一股地位不俗的傲气。

妹妹十八九岁的年纪,身材发育得很好,相貌和身材不输于姐姐。少女一身浅黄色的连衣裙,一双浅黄色网状运动鞋。清秀的瓜子脸和她姐姐很像,大眼睛乌溜溜水汪汪的,透着灵动和顽皮。少女周身都散发着青春活泼的气息。

“姐姐?这个男人好帅哦!”此时,漂亮的妹妹像发现新大陆似的指着王猛,对姐姐说道。

“小丫头知道什么?”姐姐看了一眼标杆溜直敬礼的王猛,训斥妹妹。

“忧郁的男人最帅,何况是落泪的男人。”妹妹不服气地说道。

“行了,别犯花痴了,我们赶时间!”姐姐拉着花痴的妹妹快步走进机场大厅。

直到军车消失不见,直到那扬起的灰尘散尽,王猛才放下沉重的手臂,怀着沉重的心情,走进机场大厅。

飞机上,左寒找到了自己的座位。

此时,临近的两个座位上已经有人坐了。

王猛扫了一眼,居然是那对漂亮的姐妹花。

虽然王猛当时目送军车离去,虽然他心如刀绞,但是职业的敏感,使得他无时无刻都在留意周围的情况,他也看到了这对姐妹花。

“呀?是你呀?帅哥哥!我们好有缘分哦!”此时,小丫头看到王猛,漂亮的小脸蛋上绽开笑容,水汪汪的大眼睛里露出惊喜。

“你们好!”王猛礼貌地冲着这对漂亮姐妹点点头,之后就坐在座位上闭上了眼睛。

小丫头撅起了小嘴,因为她还有话说,这位帅哥哥就不搭理她了。

王猛一闭眼,就又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他回忆起从学校到社会,从国内到国外,从参军到最后进了监狱......回忆起与养父在一起的快乐时光,回忆起和战友们冲锋陷阵的热血青春......

回忆,让他落泪!

“呀!姐姐,大哥哥又哭了!他是不是失恋了?”小丫头惊讶地看着闭着眼睛泪流满面的王猛说道。

姐姐蹙起了眉头,以她的阅历,这个高大帅气的男人不是失恋,而是有故事。这个男人身上有股子钢铁般的气息,这样的男人绝不会因为失恋而哭泣。

“帅哥哥?你别哭了,你这么帅,天下何处无芳草,喜欢你的女人不会少!”小丫头很善良,也很热心,立即拿出纸巾,捅了捅王猛的胳膊说道。

王猛从回忆中被惊醒。

“不好意思,好多年没回家了,一时感触颇多。谢谢!”王猛歉意地道谢,接过纸巾擦干泪水。

“你是军人?”姐姐问道,她在机场外看到了王猛向一辆开走的军车敬礼,而王猛的衣着却是廉价过时的休闲服。

“是的,刚退伍!”王猛点点头。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你也不要太伤心了!”姐姐劝道。心说,怪不得这个大男人哭得像个孩子似的,都说最真战友情,哪个当兵的离开军营离开战友不流泪?

“哇塞!我最最崇拜兵哥哥了。你好,兵哥哥,我叫范兵兵!”小丫头突然眼神大亮,向王猛伸出白皙的小手。

“呵呵,你好,我叫王猛!”王猛乐了,范冰冰?明星哎,只是怎么也和眼前的小姑娘联系不上。

“切!我一说我叫范兵兵,怎么都是这个表情?我是当兵的兵,不是冰山美人的冰!小姑娘见王猛这个表情,很不满地直翻白眼。

“你可比范冰冰漂亮!”王猛很尴尬,急忙甜言蜜语,哄小孩子高兴。

小丫头也确实漂亮,简直就是人间尤物,要是长大了,肯定祸国殃民!

“宾果!你很帅,也很识货!”小姑娘打了个响指,眉开眼笑。

王猛乐了,这丫头怎么看着像个小太妹,和她姐姐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截然相反。

王猛被小丫头的快乐感染,心情好了许多。

“这是我姐,范琳琳!霸道总裁,年方二十七,至今未婚。你要是历史清白,可以考虑追求我姐。你没钱没房没车无所谓,我姐有钱。爱情不是以物质来衡量的,我姐的品味没那么低!但是,小白脸、吃软饭的、没志气的,边去!”小丫头又热情地把她姐介绍给王猛,小嘴巴巴地,很利索。

王猛哭笑不得。

范琳琳俏脸通红,狠狠剜了妹妹一眼,很有风度地向王猛伸出白皙细腻的玉手:“你好!”

“你好!”王猛轻握了一下范琳琳的手,迅速抽回,很绅士地点到即止。

范琳琳深深看了王猛一眼,要知道,但凡男人和她握手,绝大多数都会以各种借口多握一会,甚至有的色迷心窍,还......

范琳琳是集团总裁,交际广阔,阅人无数,她看得出来,眼前这个爱哭鼻子的男人所表现出来的绅士风度不是假装出来的。

“兵哥哥?你家也住在北海吗?”范兵兵像是个好奇宝宝,喋喋不休。

此次班机就是飞往北海,小丫头这么理解也很正常。

“是在北海,不过,家在乡下。”王猛点点头。

“我姐的公司就在北海,你要是有什么困难,就找我姐。你要是想找女朋友,就找我,我认识的美女多了去了,都是北海一中数一数二的大美女!”小丫头又打了一个响指,说道。

王猛无语,刚才你不是让我追你姐吗?

范琳琳直揉太阳穴,对这个天不怕地不怕,口无遮拦,像男孩子性格的妹妹很是无可奈何。

“你在北海一中上学?”王猛也是在北海一中读的高中。

“你不会也是北海一中毕业的吧?”范兵兵很聪明,听出了王猛语气中弦外之音。

“没错!”王猛点点头。

“哇塞!没想到我们还是校友!你那时候上学,一中是什么样子?听说那时一中很乱哈.......据说,当时一中有一个大名鼎鼎的双霸王,不但是学霸,还是暴力小霸王,你认识吗?你知道现在北海的黑道大哥是谁吗?......”

一路上,小丫头嘴不闲着,范琳琳被吵得昏昏欲睡,王猛却听得津津有味,在小丫头嘴里,他得到了很多信息......

北海到了。

王猛背着野战背包,腾出的双手各拎着一个小型行李箱,行李箱是范琳琳姐妹的。

走出机场大厅,一辆黑色商务车缓缓停在范氏姐妹身边,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下车后,很恭敬地接过王猛手上的行李箱,放进后备箱里。

王猛看了一眼年轻人身上的制服,制服上有“美仕”字样。

“兵哥哥?一起走吧?”范兵兵热情地邀请道。

“谢谢!我想自己走走!”王猛笑着说道,他发现范琳琳对他好像有些防备,所以,骄傲的王猛毫不犹豫地拒绝。

“再见兵哥哥,有困难找我姐。想交女朋友,就到北海一中找我。”范兵兵似乎有些不舍,大眼睛里居然晶莹闪现。

她和王猛在飞机上聊得很投机,这是她最高兴的一次旅程,每次和姐姐回京城,她都很无聊,因为姐姐总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

“再见!”王猛挥手。

走出机场,望着万里无云的蓝天,呼吸着清新中有些咸涩的空气,王猛突然涌起一股豪情:我是暴王,战无不胜的暴王,这点挫折算得了什么?北海!为我的归来颤栗吧!

>>> 未完待续,点击继续阅读

接下来比较刺激,更多热辣情节情猛戳这里

猛戳这里读全文

热门评论

你说是谁e999 LV3

这文章不错,支持一下;

11-03 21:31
0
木舟荡漾 LV5

读起来很轻松愉快的一本书 清新脱俗的装B打脸

05-21 10:27
0
微笑的宁静 LV5

作者不像有些书,刚开始还不错,后来越来越差,而是每篇都写的很有质量,坚持到现在不容易

01-03 13:17
0
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逐浪小说

免费·看全文

立即打开